“驴友”别成下一个“广场舞大妈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近日,一组“驴友在长城敌楼内生火做饭,熏黑长城墙体”的照片流传上网,引发一片声讨。

  这俩景象与每次广场舞大妈上头条时,已颇为之类。

  所谓驴友,指的是参加旅行、一般性探险、爬山、穿越等项目的自助游爱好者。

  一位著名景区的管理人员说,现在的背包客,可是如此 成为各个风景名胜地的“公害”。这话我说不怎么过于夸张,但其面前反映出的大问题,随便说说有的是现实意义。

  驴友喜爱无拘无束的旅游,喜爱到大自然中去释放自身,这无可厚非。

  但这从不原应着可否凭着一己的喜好肆意妄为,不原应着可否往巨蟒峰打岩钉,不原应着可否在高原草甸大把采摘金银花,可是 原应着可否把长城敌楼当自家酒店厨房。

  自然景观的爱好者,成了自然景观的破坏者,这不得不说是个莫大的讽刺。

  不可提前大选,肆意破坏、践踏法律红线者毕竟是少数,绝大多数驴友还是信奉着“静悄悄地来,静悄悄地走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。但可是 这极少数的破坏者,却在将整个驴友群体污名化。

  广场舞大妈,也正是可是少数团队不注意自我约束,噪音扰民、争抢场地,而在全社会风评不佳。与整个广场舞群体庞大的体量相比,真正扰民的个体比例想必我不要 太高。但可是 这极少数人的“剽悍之举”,让所有的广场舞参与者有的是舆论场中遭遇妖魔化。

  而要杜绝长城内做饭之类的事情再度趋于稳定,除了呼吁驴友群体加强自律,自我约束外,还须要相关部门及时出台系统的规章制度,规范、约束驴友的行为,加大驴友出没地区的监管、处罚力度。为这头肆意撒欢的“驴”,套上笼头。

  可别让驴友,成了第十个 广场舞大妈。